FLIGHTCLUB中文站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發布時間: 2020-03-08 13:23 瀏覽次數: -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一般情況能把球鞋玩家分成兩大類。

一類喜歡歸喜歡,但不管多貴的鞋都會上腳,平時也很少打理。

另一類就是小編這種對球鞋格外珍惜,就算穿過的球鞋都要時刻干干凈凈。

而今天小編要說的就是第三類人,他們應該是世界上最廢鞋的球鞋玩家,誰看了都得心疼。


 

  穿 OW x AJ1 滑板只是普通操作  


大多數滑板愛好者都把 Vans 作為標配,一方面是因為 Vans 本身就是滑板運動的代表性品牌,經典的華夫底更是專為滑板運動打造。

另一方面則是因為玩滑板實在是太廢鞋,便宜又結實的 Vans 穿得再臟再爛也不會心疼。

但國外就有一個發型看起來像剪刀手愛德華的小哥只穿天價鞋滑板。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和蝙蝠俠一樣,他憑借「有錢敢造」的超能力火了!到底有多能造?先給大家看看他的常規操作。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小編的心比他摔得還疼)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這個名叫 Bam Margiela 的另類板仔,在 Instagram 上超過擁有 14 萬的粉絲,雖然不算多但質量可不低,就連 Virgil Abloh、Heron Preston 和 Dr.Woo 這樣的潮流圈頂級大佬都關注甚至給他點贊。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 Virgil Abloh 給他的 OFF-WHITE 穿搭評論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Bam Margiela 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根據他的滑板偶像 Bam Margera,和他喜愛的時裝品牌 Maison Margiela 拼湊而成。

據他說之所以選擇穿成這樣滑板,單純是因為喜歡(根本就不是有錢任性)!

他覺得球鞋就是用來穿的,也不理解球鞋收藏這種行為。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不僅平時會穿天價鞋玩滑板,甚至能搞到很多根本還沒市售的重量級球鞋的 Sample。

最早是一雙親友限定版的紫色 Travis Scott x Air Jordan 4,現在的市場價格至少要 $12000 美金以上!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去年九月份就已經穿著 Yeezy Quantum 籃球鞋開始滑板,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侃爺的親戚。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去年年底上腳了現在還未公布發售計劃 OFF-WHITE x Air Jordan 1 “Canary Yellow”。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看到最后可能有人會好奇,到底有沒有讓他都舍不得穿著滑板的球鞋?

Bam Margiela 給出的答案是紅椰子 Air Yeezy 2 “Red October”。

他表示只會穿著這雙鞋上街,不忍心去滑板(可能是因為他還沒有 Nike Air Mag 吧...)。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Nike 簽約的 “廢鞋王”  


如果說 Bam Margiela 是花自己的錢廢自己的鞋,那 Nigel Sylvester 就更任性了,因為他 “毀鞋” 是有人贊助的。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作為 Nike 旗下最頂級的專業 BMX 小輪車運動員,Nigel 不僅能免費收到超多重量級球鞋,甚至還能和 Nike 合作帶來個人專屬鞋款。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人稱 “尿漬” 的 Nigel Sylvester x Air Jordan 1 相信大家一定不陌生。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正是因為發黃的鞋身、故意做舊的磨損皮質鞋面才有了 “尿漬” 這個綽號,而這雙鞋的設計靈感就是來自玩小輪車時在球鞋上留下的傷痕。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Nigel 曾表示他的小輪車根本沒有剎車,應了那句 “剎車只能靠腳”,對球鞋外底簡直就是災難。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再加上許多技巧動作都需要靠雙腳發力,腳上的球鞋肯定遭殃,鞋面不可避免的就會留下無法恢復的磨痕。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這雙歐洲限定的 OFF-WHITE x Air Jordan 1 被 Nigel 穿了十天就變成了這個樣子,鞋面上清晰可見的黑色劃痕實在讓人心疼。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不過話說回來,一雙球鞋正是因為被穿過,有過這些經歷和故事才能變得更有意義,成為一件承載著記憶的容器。

而磨平的外底、裂開的鞋面可能就是這雙鞋的靈魂。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敢剪 Air Mag 的殘暴球鞋殺手  


如果說前面兩位是把鞋穿得讓人心疼,那下面這位更加兇殘,在他的工作室里到處都是球鞋的 “殘肢斷臂”。

沒點過硬的心理素質這血腥的場面真接受不了!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Gary Lockwood,以 Freehand Pofit 之名被人們熟知,早在 2010 年就有了用球鞋做頭盔的想法并付之行動。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如今十年的時間過去了,他的作品越來越精致,越來越酷炫,名氣也越來越大。

被他切碎的球鞋到底值多少錢?這個問題可能很難回答,因為就連幾萬塊的天價鞋都是家常便飯。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第一個滑板小哥都不舍得穿的紅椰子 Air Yeezy 2 “Red October” 在 Gary 眼里一樣隨便切。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好在這些天價球鞋都算是 “死得其所”,每件作品都被他賦予形象和靈魂,更像是一個個氣質迥然的藝術品。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由于原材料過于珍惜,所以幾乎每件作品都是獨一無二的,也正是由于稀有的屬性,讓他的作品擁有不少明星大佬級藏家。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這雙慈善 KD10 的稀有程度你根本想象不到!Nike 僅制作出三雙,有一雙曾在活動中以 $35000 美元的天價售出。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全世界只有三雙的神鞋,Gary 就把其中一雙剪了,他曾坦言這可能是他切過最稀有的一雙球鞋。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要說 Gary 切過最貴的一雙鞋,應該就是這雙 Nike Air Mag,這可是有著 81 萬港幣和 20 萬美元拍賣紀錄的神鞋,單論價格絕對比慈善 KD10 還要高出好幾倍。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用 Air Mag 做成的鯊魚頭盔極為形象,醒目的 LED 等則分別點綴在眼睛、魚鰓、牙齒等部位,更像是一個機械鯊魚。

還專門找來一輛酷似 《回到未來》 中的汽車,這一頓操作簡直不能再應景了。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為了給每件作品拍出,還會準備充分的道具和場景,營造氣氛,拍出非常有感覺的大片。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Mag  全世界最廢球鞋的人!天價鞋隨便毀!塔克都不敢這么玩!

 
要說看完這些狠人們的操作之后,小編最深的感觸是什么?

害!有錢真好唄!

-- 廣告 --

評論區
JUST SAY IT!
廣告
廣告
电竞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